首页 > 案例与观点 > 99公益日筹款,民间拼不过官办,怎么办?【筹款有道】​
99公益日筹款,民间拼不过官办,怎么办?【筹款有道】​发布日期:2020-11-02

作者:张以勋(公益慈善论坛联合创始人、主编)


【筹款有道】专栏简介:

为筹款加点儿智慧!——本专栏由方德瑞信与公益慈善论坛在敦和基金会资助下联合开设,旨在普及与筹款有关的公益慈善常识,介绍国内外先进的筹款经验和优秀案例,并针对国内公益组织在筹款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


今年99公益日,腾讯公益平台上募集的善款达到30.44亿元,又创历史新高。然而,排在前10名的机构筹款总额达15.34亿元,其中前4名的重庆市慈善总会、儿慈会、河南省慈善总会和陕西省慈善协会则瓜分了11.23亿元。总体来看,官办机构业已成为99公益日的筹款大户,哪怕是少数实力不俗的大型民间机构也只有认输的份儿,剩下的机构就更不用说了。


另据方德瑞信与易善数据联合发布的数据,截至9月9日23点,今年99公益日共有52家慈善会体系机构参与,占上线公募机构数量(306家)17%,上线项目1017个,公众捐赠总金额9.5亿元,2615.6万人次参与捐赠,获得腾讯公益配捐1.3863亿元。


此前,因一些地方慈善会通过红头文件、党政领导站台等行政化色彩浓厚的方式备战99公益日,引发公益圈的关注和讨论。不少人觉得以慈善会为代表的“国家队”入场99公益日,是以权谋捐,是官与民争利,是行政吸纳慈善,是不给民间慈善留活路,是大人欺负小孩子……。一时之间,抱怨、悲观与绝望的情绪在公益圈蔓延开来,一些人甚至迁怒于99公益日和腾讯。


但宣泄情绪之后,我们就要认真考虑如何活下去,如何活得更好?“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马太效应,到底有没有希望改变?民间机构拼不过官办机构,是不是就得等死、苟延残喘?对民间慈善来说,要么独自艰难求生,要么与官办机构合作,确为当下及未来不知多久时间内,不得不作出的选择。但是,我们可以抓住一些业已萌生的契机,心怀希望与信心,并保持耐心,一起去谋求更大的改变和更好的未来。


推荐阅读: 



依赖行政化募捐的官办慈善,还能走多远?


以慈善会为代表的官办慈善体系,从一开始就与政府部门、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群团组织以及大中型民营企业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能够上下通达、左右逢源,在资源动员方面具有民间慈善望尘莫及的绝对优势。所以,长期以来我国的官办慈善机构基本都会利用各种官方的行政系统以发红头文件、倡议书等方式,在行政力量可达的范围内开展行政化募捐,包括现在的互联网公益平台、直播平台、微博、微信群、公众号等。


当行政化募捐打出权力牌,上级发文件下来了,领导动员了,相关部门、单位可谓莫敢不从,纷纷当作大事来办,层层落实,或按干部职工的职级规定最低捐款标准,或倡议大家捐出一天工资。这种情况下,文件上可能强调了自愿,但在从众、攀比等心理作用下,实际执行中或多或少会出现强制捐款、隐形强制或被自愿的情况。如果没有通过行政力量强推,全靠各人的自觉自愿,筹款效果恐怕完全不同。


由于行政化募捐几乎无法避免摊派或变相摊派,违背基于自愿原则的筹款伦理,难以让捐赠人及时有效地了解公益项目以及后续的捐款去向,容易引发反感、抵触、抱怨、不信任情绪,不仅不利于培养公众的慈善意识,也阻碍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所以,竭泽而渔式的行政化募捐,长期以来饱受诟病


99公益日期间那些官办机构之所以大搞行政化募捐,无非是因为这种方式来钱快、效率高、成本低,相比社会化募捐,操作起来轻松得多,所以官办机构长期以来高度依赖官方行政体系,迷恋行政化募捐带来的快感,以至于无法自拔,疏于发展自己的社会化募捐能力。


近年来,也有一些地方的慈善会开始向民间机构学习,尝试走社会化募捐的路子,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甚至出现了“教会学生,饿死师傅“的尴尬;不过因为行政化募捐的惯性和诱惑太大,想让官办机构以壮士断臂的勇气完全放弃确实是很难的,所以很长一段时期内,官办机构势必会越来越多地选择行政化募捐与社会化募捐并行的策略。


除非,从制度层面强行斩断官办机构对行政化募捐的依赖,完全从行政体系脱钩,只允许进行社会化募捐,否则违背自愿、公平原则的行政化募捐就会持续侵蚀、消磨公众的慈善之心,持续破坏整个行业生态。官办慈善独大的持久局面下,民间慈善要么无立锥之地困窘而亡,要么成为无独立性可言的官方附庸。这对广大自发自愿创生出来的民间草根机构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对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来说,更不是什么好事。


官办慈善&民办慈善,合作共赢才是王道


在我看来,99公益日中强势进场的官办机构,与处境艰难、力量弱小的民间机构之间毫无公平可言的对决或竞争,恰恰就是当下客观环境的反映和放大。因为即使没有99公益日,大部分民间机构也竞争不过含着金汤匙出生、具备先天优势的官办机构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名声不好的某官办机构,大灾大难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愿意给它捐款;由民政部门直管的慈善会更不用说了,人家在平时就能获得大量来自企业和个人的捐款。所以,民间慈善所面临的困境,不能全怪到99公益日头上。毕竟现实环境如此,腾讯再有钱也很难改变,更没有权力不让官办机构入场。


众所周知,由于政策原因,目前我国88万家社会组织中仅有3千余家慈善组织获得公募资格,且以官办机构为主。所以那些具有公募资格的官办机构或民间大机构下面,除了自有项目,往往也会吸纳大量无公募资格的民间机构项目,进行合作募捐。


那么在99公益日期间,“官民合作”的情况如何?我们以慈善会体系为例。方德瑞信和易善数据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99公益日期间与民间机构开展合作的慈善会体系机构共计30家,占上线慈善会体系机构总数(52家)的57.7%。其中有5家慈善会所有上线项目的执行方均为民间机构,未由机构本身或慈善会体系内部机构参与执行。这30家慈善会体系机构与民间机构合作项目数量为530个,占所有慈善会体系机构上线项目总数(1017个)的52.1%,占99公益日所有上线项目(5331个)的9.9%。


5f9f9c505334b.jpg


另外,99公益日期间,慈善会体系机构上线的独立项目&子项目公众筹款金额共计8.80亿元,其中慈善会体系内机构项目筹款总额为5.51亿元,占到慈善会体系机构上线项目筹款总额(9.48亿元)的59%。


5f9f9c50613e3.jpg


今年99公益日“官民合作”的筹款成绩呈现出两个走向:官多民少&民多官少,反映出不同官办机构与民间机构的合作态度存在差异。比如筹款冠军重庆市慈善总会,其所属行政体系内机构的筹款金额达到2.65亿元,而与其合作募捐的民间机构筹款金额仅为228.34万元,前者是后者的116倍。但广东、四川、陕西、湖南四省慈善会体系因为已开始与民间机构有更密切的合作,民间机构的筹款总额甚至超过了体系内机构,如挂靠在广东省慈善会体系下合作募捐的民间机构筹款总额为1451.86万元,体系内机构筹款总额为433.4万,前者是后者的3倍多。另外值得点赞的是,山东省慈善总会为参加99公益日筹款的第三届“慈山东·益齐鲁”公益创投大赛入围项目提供了300万元配捐,每天配捐100万元,项目执行方以民间机构为主,其筹款金额达到891.45万元。


5f9f9c50709c2.jpg

5f9f9c507edae.jpg


所以表面上看,各大公募机构利用自己的优势获得了不少捐款,但实际上还是有不少民间机构从中分得一杯羹。虽然是以公募机构名义募捐,很多时候出人出力想尽办法劝募的仍然是那些无公募资格的民间机构。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能只眼红官办机构的筹款数据有多好看甚至有多惊人,也要看它和多少个民间机构合作募捐,为民间机构带来多少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且合作得不错的话,民间机构的筹款成绩也可以超过官办机构。


那么接下来,慈善会及其他官办机构完全可以考虑转型为资助型组织,即利用自己的优势专门做筹款,面向企业和公众开展各种募捐活动,并将所筹款项用于资助民间中小机构,让他们能够集中精力专心专业地做事。所支持的民间机构不缺钱了,为老百姓做了更多实事了,发展壮大起来了,同样也是自己的光辉业绩啊!毕竟大家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人民服务,改善民生,推动社会和谐进步,完全符合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何乐而不为呢?!如果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对民间慈善不信任、不支持、不合作,只能说明这种官办机构的领导政治觉悟实在太低了!



腾讯主要创始人、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陈一丹在2020年99公益日启动仪式上如是说:“未来五年,公益生态的各方,要努力让我们共同的公益大森林中的每棵大小树木获得阳光雨露,共建共享繁荣生态。”深以为然!这也是腾讯公益为自己树立的伟大目标之一。


但共建共享公益新生态并不容易。在目前这种“官强民弱”的格局下,官民合作势必会出现各种矛盾,双方还需要时间来磨合。比如有些民间机构抱怨公募机构拨款进度缓慢,需要钱做事的时候要不到钱,非常影响项目的执行。而有些公募机构则百般挑剔,甚至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自然会引发民间机构的不满;有些虽然是合规性的要求,但能力较弱的民间机构可能不容易做到,所以也会有怨言。但这种合作,对很多民间机构来说,确实是活下去的机会,因为别无选择,因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从目前的行业生态所表现出的趋势来看,我认为未来官办慈善与民间慈善的合作将会越来越多,并在持续的磨合中逐步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信任。毕竟社会需求那么多,官办慈善手里的钱再多,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挑起全部重担,让政府和人民满意。所以,只有越来越多的官办慈善积极与民间慈善合作,支持民间慈善发展,同时鼓起勇气在改革的阵痛中转型,努力摆脱对行政化募捐的依赖,实现社会化生存,从而激发自身的潜力和活力,成为共建公益新生态的重要力量,双方才能在互惠互利中共赢共生,为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与发展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


配捐考验人性也考验能力,自律自强是前提


无论是民间慈善还是官办慈善,参与99公益日的最大动力,恐怕还是腾讯公益每年几个亿的配捐和激励资金。于是,99公益日变成了参与者手段尽出薅鹅毛的“抢钱大战”,以至于不少机构眼里只剩下钱,看不见别的更重要、更珍贵的东西。


配捐本来是很好的激励手段,但如果缺少对慈善的理性认识,缺少自律,缺少监督,就很容易激活和放大人性中的贪婪,很容易出现急功近利而不择手段的情况。比如有些拿出机构资金或大额捐赠分拆给作为捐款工具人的员工和志愿者,有些机构则让家长直接把学费捐到项目中,有些甚至从外面借钱套捐,然后再还钱回去。套捐的机构中,必然有挡不住诱惑、心存侥幸的负责人和职业操守不济的财务、项目人员,他们得到配捐之后必须要做的事,便是合谋做假账,虚列往来账目,签假协议……。若没有正义感够强的知情者举报、爆料,没有遇上经验丰富的会计师审计,很难被发现。而套捐者,往往会以目的的合理性为不正当的手段辩护,并不觉得套捐有什么不对。这么看来,配捐就是在考验人性,但人性却是禁不起考验的,所以监督必须跟上。


配捐,同样也在考验能力。在99公益日中,一个机构通过集小红花、一起捐等方式能够获得多少公众捐款和配捐,完全取决于机构的能力大小。但显然,能力是培养出来,资源是积累下来的。对参与99公益日的民间机构而言,要想奋发图强,在今后的筹款活动中取得好成绩,少不了复盘,少不了专业能力的提升。比如进行筹款数据分析,检验机构设定的筹款目标是否过高或者过低、在年度收入中的占比;手中的资源有没有充分利用,筹款策略和方式是否需要调整;认真反思机构在99公益日的成败得失,评估项目的成熟度或者提升空间、进度反馈情况,团队的专业性、筹款能力、协作能力,捐赠人的开发维护、互动沟通等等。


通过复盘自检,或多或少会发现机构存在及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然后寻求适宜的解决方案,提升机构与99公益日的契合度;必要时还可以向优秀机构取经,找第三方机构或专家咨询,有针对性地开展员工培训提升其业务能力等等。接下来用近一年的时间,策划和打磨公益项目,定期发布项目反馈信息,保持较高的透明度,同时持续动员资源,重点发展大额捐赠人,并在99公益日前一起熟悉99公益日的规则和玩法,做好行动部署,把握好捐款节奏,以获得尽可能多的公众捐款和配捐。


“机构年度收入梳理自评表”由方德瑞信与北京险峰公益基金会合作开发,免费供公益机构自评使用,有需要的机构可扫描上面的二维码获取。


赋能民间慈善,促进公平竞争,腾讯公益可以这么干!


从这几年99公益日的情况看,腾讯公益投入的配捐有很大比例流向那些动员能力强的官办机构或大型民间机构,而能力弱、资源少的民间机构尽管付出了很大努力,但所获得的配捐非常有限,以至于引发各种负面情绪,甚至有一些机构决定放弃99公益日。加上套捐、行政化募捐等造成的负面影响,配捐产生的正面激励作用实际上被消解了不少,并进一步放大了马太效应。


从提升配捐资金社会效益的角度,我建议腾讯公益认真做一件很重要且很有意义的事情,即拿出一部分配捐资金用于能力建设和行业支持,赋能民间慈善,以改善“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公益生态。比如面向民间机构、民政部门和CSR部门开展专业培训,委托国内有影响力、执行力强的行业组织或平台负责执行,物色一批懂实操、接地气的优秀师资,研发一套系统的培训课程,涵盖公益慈善常识、公益慈善相关法律政策与财税知识、机构治理、项目管理、信息公开、公益传播、筹款动员等实务能力;此外,还可资助公益机构招聘或培养优秀人才,为初创、小微机构提供行政经费支持,资助社区公益项目以及民政干部业务培训等。腾讯公益只有联合各方,合力赋能民间慈善,促进公益行业健康发展,重塑公益格局,才能构建出一个更多元、更健康、更有活力的公益新生态。


古人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腾讯公益如果能拿钱出来赋能民间慈善,不仅有利于民间机构的成长,使之创造更大的社会效益,对缩小官办慈善与民间慈善之间的能力差距、促进公平竞争,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且,助力民间慈善实现专业化、规范化,也能够为腾讯公益自身减少很多麻烦,有利于提高项目质量,降低监管成本,提升平台公信力等等,但看到成效也需要一个过程。所以,腾讯公益接下来也可以考虑做另外一件事:实行分级筹款制。


我们知道,在拳击、举重等体育项目的比赛中,通常都会根据参赛选手的体重进行分级,在其他项目的比赛中还会根据年龄来分组,那么在99公益日这个迄今最大规模的公益赛场中,体量和能力差距太大的机构之间也不宜在同一规则下展开竞争,所以是不是也可以借鉴体育赛事的做法实行分级筹款制,避免“大人和小孩”同场角力的尴尬呢?


考虑到很多筹款项目的劝募与执行方并不是公募机构,所以我粗略设想,腾讯公益平台根据项目执行机构上一年度的支出总额进行分级,比如500万元以上的机构为A级,500万元以下100万元以上为B级,100万元以下50万元以上为C级,50万元以下为D级,然后按不同级别分配不同比例的配捐资金,各级别内部再以筹款目标、透明度等为指标划分3个小组(如A1、A2、A3),分别设置不同比例的配捐额度;同时根据不同级别的特点,设计难度不同的筹款场景和玩法,最终使得大部分机构都能通过自身的最大努力基本实现筹款目标。


另外,腾讯公益也需要考虑进一步升级监管机制。一方面需要奖善罚恶,继续像今年99公益日一样对表现优秀、行为规范的机构予以奖励,并动员更多机构加入自律公约;同时进一步加大对违规者的处罚与曝光力度,震慑那些想违规、走歪路的机构;另一方面也需要强化违规行为的防范手段,如综合运用三种策略:人防、技防、联防。先说人防,就是通过人力防范和发现违规行为,比如公开招募一批志愿者作为社会监督员,负责了解公益机构在参与99公益日时是否存在摊派、套捐、侵犯个人隐私等违规行为,但不公开志愿者身份,大家都不知道这些志愿者是谁,负责监督哪些机构;技防,就是通过技术手段防范和发现违规行为,比如利用透明度组件、大数据、区块链技术,监测信息公开情况,杜绝随意篡改数据、及时发现套捐、造假等违规问题;联防,就是联动民政等政府职能部门、媒体、行业组织以及其他监督力量,加强正面引导,普及相关法律知识,鼓励社会各界对违规行为进行举报、投诉或爆料。


上述设想不过是抛砖引玉,可行性未经严密论证。究竟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或规则能够最大程度地实现相对公平,让大家在99公益日期间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尚待众多有识之士集思广益、建言献策。



99公益日作为一年一度的全民公益活动,只有不断扩大社会影响力和公众参与度,才能撬动更多社会资源支持中国慈善事业发展。但针对机构的参与规则不管如何变化如何复杂,腾讯公益都必须高度重视用户体验,保证公众以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参与99公益日,为自己选择的公益项目捐款并参与互动。毕竟,公众才是腾讯公益、官办或民间慈善得以存在和成长的真正基础。


“99公益日,一块做好事。”这句话,除了一块钱也能做好事,和更多人一起做好事这两层意思,其实可以更有深意:要想让各方皆大欢喜,好好做好事,还得大家一块儿出力,去营造一个自律自强、公平竞争、合作共赢、共建共享的公益新生态。同意的话,那就一起努力吧!

专栏支持方简介


5f9f9ef8b99cc.png

“方德瑞信公益筹款”是中国首个面向公益筹款行业专业人员设立的行业培育平台,致力于推动中国筹款行业专业化发展。理事单位包含南都基金会、敦和基金会、壹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和联劝基金会。每年一度的公益筹款人大会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筹款专业会议。

Copyright © 2017 方德瑞信公益筹款 沪ICP备18018974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4857号
公益行业筹款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