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与观点 > 观点 | 传统慈善捐赠统计漏掉了什么?
观点 | 传统慈善捐赠统计漏掉了什么?发布日期:2022-04-20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德传一基金


22.jpg


近日,经由美国《慈善纪事》(The Chronicle of Philanthropy)一篇主标题为《捐赠统计遗漏了什么?》(What Giving Tallies Miss)的文章。


美国知名跨国慈善网络GivingTuesday新开展了一项关注“非正式捐赠和非组织化慈善行为”的研究,并发布了系列研究的第一份报告。《捐赠统计遗漏了什么?》一文指出,“研究显示,将近三分之一美国人把钱捐给了没有登记注册为正式慈善机构的社区组织,例如,互助团体、租金援助基金等。此外,将近三分之一美国人通过直接支付、众筹、线上筹款或其他方式,向个人——通常是朋友或亲人——捐款。”


鉴于这或显示了美国慈善研究与当代慈善观念,特别是慈善捐赠观念与研究的一个新动向,并且对国内相关研究和实践有所启发,供读者了解与参考。


以下为正文:



01“慷慨”不止捐钱




“慷慨”(generosity)的动因与呈现有哪些?


GivingTuesday提出,回答这个问题,应该采用整体性视角,即不应只看到资金捐赠这一种“慷慨”行为,还应看到世界各地人们回馈社区的更多元的方式


例如,非法人组织的社区关怀、互助和发生在登记注册的正式慈善机构之外的各种“慈善行为”(giving behaviors)。


在其《2021慈善行为研究》(2021 Giving Behaviors Survey)中,GivingTuesday分别调查了7个国家——巴西、加拿大、印度、肯尼亚、墨西哥、英国和美国——的各1000名受访者,了解他们的慈善行为,尤其是他们做慈善的方式(金钱、时间、物资、倡导)和渠道(通过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组织或机构)。


这一调查的目的,是希望了解“慷慨”行为在不同文化社群中呈现的相似性和差异性,以帮助社会各界更深入地理解所谓的“慈善景观”(giving landscape)。


GivingTuesday说:“我们的目标是加深对以下现象的认知——哪怕是在其他系统不堪重负乃至崩溃的情形下,人们仍能通过各种兼具创造性和价值的方式,例如社区活动、互助网络以及其他有助于建立基层安全网的社区关怀行动,来支持各自所在社区。


通过更好地理解和拥抱这一广阔、丰富的‘慷慨生态’(generosity ecosystem),我们或有机会在不同的行动者与组织之间——无论其结构和地位如何——开启包容更多元声音与经验的对话,并鼓励新观点、合作和革新。


如果继续把‘慈善’界定为捐赠人、基金会和501c3组织之间的资金业务,我们将始终只能看到整体图景中的一小块。但实际上‘慈善’是一个内部互联的独立世界,在其中的人类行为、文化传统、慈善行动——无论是否组织化——以及基层领导等,都具有巨大的日常、本土和全球影响。”








02全球七国慷慨文化的异同



基于前述调查,GivingTuesday发现,慷慨文化因地而异,也就是说,人们关于慷慨的观念和行为会因所处文化环境的不同而不同。


以下是GivingTuesday在调查后得出的一些初步的“快照式”发现:


1.不同文化社群的共性:慷慨表达都不局限于某种单一方式或渠道。


这也就是说,不同文化社群中的人们都有多种表达慷慨的方式和渠道。其中,人们表达慷慨的方式,包括金钱、物资、时间和倡导等;渠道,则即包括已登记注册的正式机构、组织化的社区组织,也包括非组织化的团体或组织


2.不同文化社群表达慷慨的方式与渠道的差异性:


(1)相对来说,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受访者,更愿意向组织化的慈善组织捐赠金钱和物资在捐赠时间和参与倡导方面,他们是7个国家受访者中排名最低的。

(2)比较而言,墨西哥和巴西受访者,更愿意通过家族、社区网络等非正式渠道向有需要者捐赠食品、衣服等实物,以表达自己的慷慨;合法的慈善机构,在这两个国家都有待发展,尤其是墨西哥。


(3)相比之下,肯尼亚和印度受访者,在所有亲社会行为(prosocial behavior)中表现最为突出,并且,其中他们的大部分慈善行为是临时性和非组织化的;此外,对比其他国家,这两个国家的受访者在志愿服务和参与倡导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


对于以上发现,GivingTuesday强调,鉴于不同国家文化规范及慈善基础设施的不同,这些发现或许不足为奇,但在研究和观测全球的“慷慨”文化时,意识到并记住它们是重要的。




03更多关于美国本土互助行为的发现




GivingTuesday从2020年秋开始把互助网络的参与列为其“美国慈善研究”(U.S. Giving Study)的一个细项。


该研究的调查对象是18-85岁的美国人。调查显示,只有11%(n=152)受访者在过去12个月中曾参与某种形式的互助活动。虽然样本量非常小,但GivingTuesday还是从中观察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例如,参与互助活动的美国人群主要是年轻人、有色人种和美国南部各州居民。


“和同年龄组的其他人相比,(美国的)互助活动参与者整体上更富慈善和/或宗教情怀。他们似乎并非不信任非营利组织,但确实认为它们效率低下,而这表明他们更注重直接影响力和问责。他们也把政治捐献和众筹视作慈善捐赠,尽管这些活动都与正式注册的慈善机构无关。”


GivingTuesday的调查还发现,当被问及为什么做慈善时,46%受访者回答,乐于助人是他们从小所受教育的一部分;43%受访者回答,他们认为帮助他人是每个人的责任;而另有49%受访者回答,他们只是希望有所行动、有所改变。







04非法人形式的社区关怀传统




新冠疫情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观察互助网络及其生态的机会。


GivingTuesday发现,在疫情冲击下,社区需求前所未有,但传统的“社会部门”(social sector)或不堪重负,或准备不足,反倒是一些非正式互助网络能够迅速、灵活回应社区居民的衣、食、住、教育和精神等需要。


“这次危机凸显了社区关怀网络在提供疗愈和支持社区繁荣与连接上的重要性。”GivingTuesday说。


但GivingTuesday同时指出,互助、互惠与其他一些非法人形式的社区关怀活动,并不是近来才出现的新趋势,它们在世界不同文化中都有着漫长的历史,其中一些传统及其背后的人类团结与分享理念甚至已经存在并延续了成百上千年。


“从北美印第安土著社区的冬季赠礼传统(potlatch tradition),到世界各地以不同形式呈现的‘互助’(rotating credit)传统,再到非洲的‘乌班图’(Ubuntu)观念,‘乌班图’翻译成英语是‘我在因我们在(I am because we are)’的意思。”


GivingTuesday把这些外在于我们熟知的非营利部门(nonprofit sector)的互助、互惠活动统称为“社区关怀”(community care)。


他们认为,在背后支撑这些行动的是一种“集体共享繁荣”的观念(a collective and abundance mindset),而该观念的根柢是人与人之间的互依互存、互惠互利和彼此信任。


GivingTuesday指出,“互助网络通常游离于非营利部门之外,这使它们(在回应社区需求方面)既灵活又敏捷,然而,这也往往使得它们的能量与影响被系统性地忽视或不包括在内。”


他们的研究恰恰是希望更深入地观察,在不同的非法人社区关怀中,人们彼此之间以及人们与这些行动之间是如何互动的,以及它们与其他类型的慈善行为究竟有什么异同之处。





05总结





GivingTuesday强调,“只捐钱,或只是向登记注册的慈善机构捐赠,在世界各地都是少有的。“


然而,人们往往倾向于把慷慨简化为仅仅是向非营利组织捐款,或认为向非营利组织捐款是最重要的慷慨行为。”


他们指出,而社会部门本身也过于聚焦资金捐赠,忽视了更加多元的慈善行为。


有鉴于此,GivingTuesday认为,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一个兼容并包的慈善体系(giving economy)意味着拥抱所有不同的慈善形式”,惟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赋能社会部门,使之能更广泛、更有效地吸引不同的人们,共同参与到积极的社会创变进程中来。


GivingTuesday坦言,他们并未深入挖掘人们参与互助的原因,各种互助网络的结构,以及人们究竟是怎么理解“互助”的概念及其表现的。


“这些都是未来进一步研究的重点。”接下来,他们将启动一系列新的研究,以更深入地探察慷慨的不同面向与趋势。



参考资料:

“InformalGivingCommunityCareandMutualAid.GivingTuesday,8Apr.2022,

https://www.givingtuesday.org/informal-giving-community-care-anmutual-aid/. 


Lindsay, Drew. “What Giving Tallies Miss: New Report Finds Significant Charitable Activity Outside ofNonprofits.Philanthropy.com,8Apr.2022,

https://www.philanthropy.com/article/what-giving-tallies-miss-new-report-finds-significant-charitable-activity-outside-of-nonprofits?cid=gen_sign_in. 

Copyright © 2017 方德瑞信公益筹款 沪ICP备18018974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4857号
公益行业筹款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