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资讯 > 公益行业的底层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
公益行业的底层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发布日期:2022-09-21


今年的9月,有后现代色彩的群众参与运动与数字公益选票的出现,也能看到有一批完全是前现代风格的,连基本信息披露都欠奉的,保留着很多官僚主义作风的慈善项目。这两股价值观完全相反的力量非但没有形成对冲的架势,反而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的调和下形成了一个并行不悖的局面。


“共益资本论”主理人黎宇琳认为面对当前这种行业格局的形成,公益机构要多在微观层面用力;构建价值观一致,利益攸关的“小共同体”。


文章授权转载自“共益资本论”,作者黎宇琳,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以下为正文内容:




2022年9月初几大平台举办的公益节在一种“嘉年华”的气氛中结束,必须给平台的组织者们点个赞,他们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代,在内外皆有阻力的情况下完成了出色的工作。


今年腾讯小红花在社交媒体运用,让人看到了一种新型的数字“选票”,网友可以通过做公益来获取选票,并“投”出自己喜欢的公益项目。考虑到阿里也开始推出有相似功能的“爱豆”,这种可投票、甚至可以流通的公益积分系统预计会在各个互联网场景被应用。


此外,腾讯与恩派发起的“公益真探”活动也是一个亮点,他们通过发起话题、给予奖励的方式号召群众去“探访”公益项目,并撰写文章在自主渠道的发布,营造出来了几分“去中心化”群众运动的感觉。当然,群众运动逻辑肯定是有选择地运用,但不管怎么说,作为一种新的公益传播形式,能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依然是一个进步。


有新东西的出现,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这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但是,我个人更关注的是“CFC恩玖中心”发的一条看上去有些“不合时宜”的推文,文中指出,多个主流慈善项目“不符合募捐平台信息公开要求”,“年度工作报告公开不及时”,公开的信息“缺乏信息量或内容敷衍了事,不利于维护捐赠者对机构和项目的信任”。


相对于文章所提出问题的重要性而言,这条推文获得的关注并不太多,这也不奇怪。在一年一度的筹款节日里,大家都喜欢听好话,而这条推文不怎么讨人欢喜,估计也很难推动实质性的改变,但它留下了一点痕迹,提醒人们事情还有另一个侧面——如今的公益慈善行业固然有好的一面,但背后也有深层次的矛盾。


这一幕也是公益行业发展的当下缩影: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有后现代色彩的群众参与运动与数字公益选票的出现,也能看到有一批完全是前现代风格的,连基本信息披露都欠奉的,保留着很多官僚主义作风的慈善项目。


奇怪的是,这两股价值观完全相反的力量非但没有形成对冲的架势,反而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的调和下形成了一个并行不悖的局面。这背后似乎已经达成了一个默契,或者说有一种逻辑,将新旧两股势力像水与油一样隔开,以至于无论新势力如何发展,都不会挫伤旧势力的分毫,甚至可以为其所用,增强其用旧势力逻辑不可能获得的力量。


这一点,只需要看这些创新的举措是如何小心翼翼地绕开敏感区域,敏感议题,努力与房间里的大象保持距离就知道了。


怎么解释当前这种行业格局?这种格局背后的底层逻辑是什么呢?


我想,有两个现象是很重要的:

1、市场的逻辑与行政的逻辑并存;

2、市场的逻辑在下降,行政的逻辑在上升。




01 市场的逻辑与行政的逻辑并存




“市场的逻辑”与“行政的逻辑”的说法,是我从徐永光、何道峰提出的“公益市场化”与康晓光所提出的“行政吸纳社会”等概念中得到的灵感,我觉得这个行业的底层逻辑里,既包含市场的逻辑,也包含了行政的逻辑。


这里说的市场的逻辑,不是说要把公益做成生意,而是指把市场作为配置公益慈善资源最主要的方式。


与之相对的是行政的逻辑,是指用行政的指令统一安排、调配社会资源,以满足治理的需要。


这两种逻辑的此起彼伏贯穿了国内公益慈善行业发展的全过程。


在互联网平台介入公益慈善行业时,市场的逻辑一度占了上风。尤其是腾讯策动的99公益日。透明、竞争、效率这些充满市场化色彩的词汇就是从2015年9月开始席卷整个公益行业的。


尽管关于慈善要“公开透明”的要求是“郭美美事件”之后就留下的行业痛点,但在互联网平台真正介入之前,“公开透明”主要停留在机构在自家官网做的、自定义的项目披露,是在互联网平台介入之后,才出现一套可操作的,最终被大部分公益机构接受的流程(这不完全是腾讯的功劳,几家大平台皆有贡献)。


公开透明,现在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是一个理所应当的事情,做慈善,不就应该把账摊开吗?


但其实,公开透明也没那么理所应当,它其实是一种市场的逻辑,主要目的是让捐赠人了解情况,以便于他们更准确地做出个性化的捐赠决策。设想一下,如果是由长官意志决定某笔善款应该用于什么地方,公开透明就不符合逻辑,因为那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看看我们今天对透明度的重视,可以说市场的逻辑依然在发挥作用,这同时也能解释为什么公益行业遇到了那么多的困难,创新的动力依然存在。


由于在市场化的环境里,做得好的机构可以获得更多的奖励,这就激发了很多人的企业家精神,这无论是在商业领域,还是在公益领域都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这几年公益行业的新东西层出不穷,而且功能越来越强大。


但是,为什么很多明显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连基本的信息披露都没做好的慈善项目也可以筹措到非常多的资源呢?


我想,那是因为这个行业除了市场的逻辑,还有行政的逻辑,而且行政的逻辑,要压市场的逻辑一头。




02 市场的逻辑下降行政的逻辑在上升




市场逻辑的盛行,倒逼了许多在体制庇护下的慈善组织公开信息、提升效能,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要错失很多资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老牌慈善组织对互联网平台组织的活动,有一个开始略显迟疑,但随后纷纷跟进的过程。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正在发生逆转。


很多人都留意到,这几年,一些慈善组织得到了地方政府的背书,可以调动行政权力来动员公众,甚至可以向公众、企业摊派捐赠任务,或者用非市场化的手段“截胡”其他公益机构募捐的资源,并以此筹集了大量的资源。


如果运用行政的手段是OK的,有特权的机构自然会优先采用行政的手段。


市场的逻辑依赖一种平等、自愿,个人可以自由支配私人财产的社会环境。但目前的社会环境里,市场的逻辑越来越让位于行政的逻辑。共同富裕的提出就是一个清晰的信号,过往,是一个主要考虑怎样把蛋糕做大的时代,现在虽不能说就进入了分蛋糕的时代,但重新分蛋糕的确形成了一种越来越强的声音。


有人说,在分蛋糕的大背景下,公益慈善事业是不是会迎来一个有利的局面呢?


早些年大家对这个问题比较乐观,觉得水大鱼大,水涨船高,有更多资源的进入肯定是好的,不管用什么方式。但现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大量资金只是流经这个行业,将之视为一个管道,具体流向服从行政指令的调配,甚至直接汇入财政,以补地方财政的空缺,那就完全背离公益慈善事业的初衷了。


那这个过程是怎么发生的呢?行政逻辑在哪些地方发挥着不容置疑的作用,哪些地方又留下空白,让市场创新有生长的空间呢?


在这个话题上,康晓光的研究是最深入的。在2020年,康晓光写了一篇题为《“行政吸纳社会”如何扩展到慈善领域?》的论文,文中指出,在慈善生态系统的不同层面上,政府发挥作用的程度是不同的,层次越低越开放,层次越高越保守。


“在微观层面,政府广泛采用新公共管理的思路和措施,将越来越多的公共服务职能转移给各类社会组织。通过购买服务、补贴、资助等方式,政府与社会组织建立了全新的互动模式。在中观层面,政府将资源“批发”给可控的中层组织结构,然后再由它们“零售”给各类微观层面的社会组织……在宏观层面,政府垄断控制权。”


——节选《“行政吸纳社会”如何扩展到慈善领域?》


也就是说,慈善生态系统的中下层,更多适用市场的逻辑,在慈善生态系统的中上层,更多适用行政的逻辑。


关键就在中观层面,在这个层面,市场和行政的逻辑是交织在一起的,最不容易看懂,变数也最大。


从2016年开始,政府就开始指定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到去年,有“牌照”的平台已经达到了30家,腾讯、阿里、美团、字节跳动这些大平台都在其中。


这30家互联网平台就是一种中层组织结构,许多有公开募捐资质的慈善组织也属于一种中层组织结构。每年9月,无论是99公益日、95公益周、DOU爱公益日,这些大型公益活动都离不开互联网平台与公募机构的携手合作,他们一个提供了资金、技术、流量与渠道,一个提供了募捐资质与对大量一线机构的连接,两者共同构成了慈善生态系统中观层面的两大支柱。


自下而上的市场创新,与自上而下的行政意志,都在这个层面交汇、消化,然后形成我们所看到的公益活动、公益项目。


但近年来,中观层面的行政逻辑被强化了,具体表现为一些有行政权力加持的慈善组织开始不讲武德了,不遵守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了。有人期待平台是不是可以管一管这些事儿,我个人判断这可能性不大。作为一个中层组织结构,方向盘并不真的握在平台手上,这在近年“反垄断”的整治之中,已经体现得很清楚了。平台在这种局面下,只能在市场逻辑下做好自己的事儿,跟行政有关的他管不了。






如果情况就是这样,做好这两件事情就很重要:


一、多在微观层面用力。


在这个层面,市场的逻辑占主导地位,做得好的机构,尤其是做实事的,跟意识形态关系不大的公益机构还是有机会的。这两年来,我看到一些朋友从大基金会离职,创办了自己的公益项目,目前发展得不错,这表明微观层面确实是有空间的。


不要小看“小”,小意味着接地气,历史上有很多重要的变革就发端于微观层面,比如说当年小岗村的大包干。只要微观层面是活的,更多有效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方法不断出现,公益慈善的基本价值就立得住,这口气就不会散。


二、构建价值观一致,利益攸关的“小共同体”。


近年来很多公益机构已经在这么做了,比如大力发展自己月捐社群,就是构建小共同体的其中一种形式。早几年大家都想着追逐所谓的“风口”,现在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了,一个个紧密的社群,才是这个不确定时代的压舱石。

Copyright © 2017 方德瑞信公益筹款 沪ICP备18018974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4857号
公益行业筹款资料库